当前位置:主页 > 438788.com >

做外贸出口要了解外贸发展新动向——以B2B跨境

更新时间: 2021-09-25

  现场开奖直播据媒体报道,自今年4月以来,尤其是近一两月间,亚马逊大规模掀起一股“封店”潮。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有超5万家中国卖家“店铺”被亚马逊平台封掉。这种突如其来的“封店”措施无疑是在“棒槌”中国卖家以及与跨境电商、跨境物流等领域有相关的企业,让这些企业在跨境贸易上备受经济重创。

  与此同时,这一“封店”事件引发人们对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以及一整条跨境供应链的现状进行反思。深圳一达通公司联合创始人、《APEC跨境电商创新发展研究中心》粤港澳大湾区分中心主任肖锋指出跨境电商行业的一个痛点。从电商模式的角度上看,他认为,在亚马逊所代表的B2C电商模式之外,还存在大量未能完全激活的B2B交易需求。换句话说,跨境电商模式在某种程度上需要从B2C转向B2B,以便大量激活和满足B2B交易需求。也许,回归B2B电商模式,或者整合B2C和B2B这两种运营模式,将会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为疏通跨境供应链而扩大跨境贸易的交易量提供更大的可能性。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明确指出,跨境电商是当前发展速度最快、潜力最大、带动作用最强的外贸新业态。与“旧外贸”相比,以跨境电商B2B为代表的数字化新外贸正在成为疫情以来增速最快的贸易方式。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司长李兴亦指出,新的数字技术和数字工具正在推动外贸全流程各环节优化提升,“中国经验”、“中国方案”已成为世界跨境电商发展的新样本。

  由此可见,外贸风向已经发生转变,从“旧外贸”逐步向“新外贸”过渡,从线下交易到线上交易,从单一的交易模式到综合性的交易模式。也就是说,目前,传统外贸模式已经开始落后于现代社会的外贸模式。在5G、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技术得到迅速发展的背景下,以及在新冠疫情的重大影响下,“旧外贸”将会逐渐让位于“新外贸”。同时,在综合的作用下,“新外贸”也将会在外贸企业做出战略调整和贸易实战中逐渐形成、完善和发展。

  “旧外贸”大多是以线下交易为主,在重大的广交会以及各类专业展会上,外贸企业与海外客户互换名片、面对面洽谈、邀请客商验厂、进行商业谈判等。然而,在新冠疫情反复变化的情况下,这一种传统外贸的模式使得中国外贸人经历了严峻的“寒冬”——展会停办、工厂停摆、货运遇阻,复工后又遇国外撤单,由此按下跨境电商和跨境物流的暂停键。由此可见,“旧外贸”已经将线下交易的弊端暴露在阳光下,而“新外贸”在变化多端的全球贸易环境中应运而生。

  “新外贸”的“新”关键在于数字化,即“跨境电商平台+大数据+算法+场景+k跨境供应链”。这种外贸方式主要通过跨境电商平台的线上流程结识新客户,依托大数据算法锁定客户,细分客群,确定目标市场,进一步通过线上询问、签定意向订单,随后,跨境电商与跨境物流在跨境供应链上达成关于合作交易和运输的共同意识,并促进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和商流实现一体化,从而解决各方“履约难”的问题。

  从“新外贸”的发展模式看,广东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认为,跨境电商成为外贸和经济转型的支撑点,这是由疫情推动的,也说明跨境电商是有发展前景的。不过,跟芯片一样,如果跨境电商的平台被控制在别人手上,自己就可能随时被“卡脖子”。而与芯片需要从基础研究抓起不同,跨境电商平台的打造,更要有“世界语”。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下称《意见》),从七大方面提出促进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发展的25条意见,从而为缓解跨境电商被“卡脖子”的症状提供一些“良药”。与此同时,商务部门出台一系列稳外贸政策,鼓励发展新外贸业态:从增设46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到增列“跨境电商B2B直接出口”海关监管模式,对“新外贸”的形成与发展做出了许多尝试。

  据了解,虽然一季度外贸进出口总值有所下降,但新兴的外贸业态与外贸毛模式下的“新外贸”则保持了较快增长。在中国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6.4%的情况下,跨境电商平台进出口反而增长了34.7%。由此可见,以线上交易为主的“新外贸”与以线下交易为主的“旧外贸”相比,“新外贸”方兴未艾,在跨境贸易领域有着更好的发展前景。

  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比如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外贸政策的支持以及全球贸易环境的变化,“新外贸”模式适应于现时代的发展潮流,呈现方兴未已的良好趋势。

  根据国内知名媒体的报道,多位专家认为,疫情加速了外贸数字化趋势。以往可能是美国几大企业向中国采购,后面把商品分销给当地的中小企业,今天是中小企业一起到线上进行全球贸易。外贸产品供需更倾向于小型化和小单化、高频化和碎片化、在线化和无线化的趋势正在成为国际外贸市场的新特点。与传统贸易相比,数字化新外贸不仅让企业实现“新客开源”,而且每一个环节的数据沉淀,都成为商家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和融资信用。

  《APEC跨境电商创新发展研究中心》粤港澳大湾区分中心主任肖锋则从技术和供给侧两个角度看待“新外贸”的发展趋势。他认为,互联网、新技术为供给侧改革带来了机遇——那就是数字贸易新格局。各类跨境贸易服务平台(跨境B2B平台)则是数字贸易发展的基础设施。因为即便是存量规模的商品出口,由于卖得更远,定价更高(相对于代工和贴牌),按结汇的总量统计,其出口规模也更大。对国家,外汇多了;对企业,收益增了,保产业链、保就业也就落到了实处。

  与此同时,多位外贸专家在《财经》记者的采访中提到“新外贸”模式的适用对象。他们认为,这种数字化新外贸模式更适合中小微企业,理由以下几点:第一、可以提供一站式的外贸综合服务,包括信息、交易、金融、通关、物流、结汇及退税等进出口所需的环节;第二、帮助企业建立信用,降低跨境交易壁垒;第三、帮助企业实时了解市场需求,指导生产研发,企业借助数据深入分析消费者行为,精细营销,为中小企业降低搜寻供需的成本、匹配供需成本、协商成本、信用成本、通关成本和物流成本等交易成本,从而使外贸交易的广度和密度增加。

  肖锋等专家认为,传统国际贸易交易体系中并没有“平台”的概念和定义,各类跨境贸易(B2B)服务“平台“的新业态出现,是互联网新技术与市场需求结合的产物,中国的数字化外贸服务的市场创新,已走在世界前列,而相关政策及制度创新仍亟待突破。

  阿里巴巴国际站作为最具代表的跨境电商B2B平台在“新外贸”模式下崭露头角,将支付、营销、交付等场景与数字化结合,形成了贸易与服务解绑的新业态、新环境、新平台模式,而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顶层设计为其在外贸领域的数字化实践提供一定的理论基础。

  在跨境贸易和直播的“双风口”上,直播销售成为以跨境电商B2B为代表的数字化新外贸的经济形式之一。由于直播销售属于一种线上销售,其覆盖的范围非常大,能够实现即时分流,同时兼容B端客户和C端客户,从而为整合B2C和B2B这两种运营模式奠定基础,并将有可能激活国内外潜在企业之间以及企业与消费者的交易需求。东莞市多分日用品有限公司是阿里巴巴国际站B雷直播的首批试邀商家,其外贸经理范学权表示:“仅仅15分钟的直播,从下午一直接客到凌晨5点。直播效果惊人的好,成本更低,询盘量翻10倍。”由此可见,直播经济正在改变“旧外贸”的交易场景,通过学习直播功能、推流软件和操作流程,就能够在直播间认识更多的新客户,同时运用直播这一形式能够实现与客户线上洽谈和交易合作。

  阿里巴巴国际站、环球资源、中国制造等B2B平台,还构建了全球支付结算金融、数字化关务及财税、数智化物流三大跨境供应链体系,提供全链路、一站式智能解决方案,追求让中小企业“让天下没有难做的外贸”,已经有超过50000家中国中小企业正在使用“阿里巴巴一达通”的外贸综合服务,通过互联网一体化的优势打通通关、外汇、退税及配套的外贸融资、物流服务等环节,并降低成本。